半年时间过得飞快。恍惚之间,我就已经坐在了声优赏的颁奖大会的第一排座位上,亲眼目睹有明若叶在配音演员这一行正式被推上神坛的时刻。

“第二十六届声优赏,最多得票奖得主是……有明若叶小姐!”

伴随着她的又一次登台领奖,台下现场的观众们掌声雷动,我也拼命地甩着我的手掌。她的成功即为我的成功,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我也能想象到戴着VR设备身临其境观看直播的观众们会在弹幕上怎么称赞这位纯白无暇的耀眼新星,还能想象到声优赏颁奖仪式结束后的各大讨论平台上满页满页与“琵琶湖天使”相关的内容……

“能够用自己的声音和表演帮助大家突破病痛和悲伤,那就是能令我感到幸福的事情!”有明若叶在领奖台上兴奋地对着话筒便一鞠躬,“一直以来多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今后还请多多指教!”

幸好我早早就为她准备了三份获奖感言——虽然她在上面的当众表现真的很棒,但我还是暗暗地为有明若叶捏了一把汗。

这是因为她近来一个多月的状态并不是非常好,若是在这种场合出点意外情况,我作为一个直接负责其生活的经纪人,是妥妥地要面临她的家人以及事务所的双重压力,甚至还有社会的质疑,这轻则停职反省,重则我必须引咎辞职……

自上一次的与恶友河原真一的“温泉交易”已经过去了五个多月。而在这将近半年的时间里,和我埋伏在各大公开和非公开的,有关于有明若叶的社群里一样,有明若叶也是为了自己的事业和名声绷紧了神经——尽管确保了一城未失,但我也明显从小姑娘的脸色和举止中看得出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她,累了,身心俱疲。

即使是最精确的机器,在连续高强度连轴转了几个月了之后都是要休息维护更换零件的——更何况有明若叶也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一个心思细腻,一碰就碎的女孩子明显承受不住这种长期压力。

而这一次领奖之后,她就能够暂时休息,不必再去努力地接全新的企划,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她已经太久没有像同年龄的少女一样与朋友们逛街购物、泡吧聊天……在成为偶像之后,她甚至还没有在工作之外接触异性,更不要提和谁交往,填补少女内心的那点情愫了。

感叹于细腻的心能有如此坚韧的强度之时,我的手机忽然在裤袋里振动了起来。我赶忙熟练地捏起手机将振动拨至静音,低头在贵宾席上看了一眼电话号码。

我心中的某根弦莫名其妙地绷紧了——该死,是那个不能不接的电话。若是说坐镇东京的我有什么最在意的,那就是这个在外围充当警备船的河原真一的动态。他要是发来警告,那么杜利特的东京特快也就相距不远了,我必须提前做好准备。

我赶紧向身旁同事务所的同事们点头致歉,就捏着手机低身快速地走出了会场。

“久疏问候,有什么一定要有电话讲的,很紧急的事情吗?”

“你这混蛋,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我简单点说吧。就在刚刚,通产省的协议细则已经出台,晚些时候日本国内将正式切断对外的骨干网节点,海底光缆登陆站将由自卫队进驻管理,保证网络确实断线。对了,自卫队刚刚被证实已经进入了战备状态。”

“他们疯了?真的要锁了日本的国?即使是治安恶化,那也没必要到现在这个地步吧?而且这件事情和我无关,也不必用电话跟我说啊!”

小游戏 的进一步扩散,撮合了能够制造出打印枪支的作坊,和需要枪支的顾客。三周之前,一名男性演员在出席电影发布会时被先前发布过死亡威胁的女粉丝当场持3D打印制造的弹夹枪 射杀,其原因仅仅是因为这位去头二百斤的女粉丝求爱不得。

这事件几乎是弹夹枪扩散风波中最戏剧化的一起,但这并不能掩盖整个日本也因为小游戏扩散而治安剧烈恶化的事实。

“小游戏跟你无关?你这小子该不会又感染了热泉病毒,把脑袋弄傻了吧?”河原真一在电话的另一边语气变得越来越急,近乎于咆哮。“锁国不是因为治安恶化,是因为要清理小游戏啊!”

“是吗?”我挠着脑袋答道。

“自卫队进入战备状态之后,所有命令将通过军用的封闭网络统一传达,确保不被小游戏所影响。而在全国各地清除小游戏云端拷贝副本的任务,也就将交付给他们进行。”

“有用吗?”

之前CIA的精英来日本抓那个什么小游戏的始作俑者细川泰司 ,结果不要说细川能不能抓到,细川泰司连猫都转移了,这些“精英”还被整得团团转,就差跳海游回美国本土。

这件事新闻不敢报导,但民间早已口耳相传,传得沸沸扬扬。

“绝对有用,谷歌方面也有新消息,要开发一款逻辑攻击的软件来对付这个恶魔。”他的声音斩钉截铁,就好像在对我做出什么保证一样。

这保证能信?回到会场的路上,我一边快步走着,一边就纯粹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你怎么打了这么久的电话?”有明若叶的专属制作人相模点亮屏幕看了眼时间,“你花了大概得有十几分钟吧,那孩子最闪光的一刻你是没错过,但是你活活跳过了隔壁家的新星,她才出道三个月,可已经比有明小姐有活力了呦。”

“家里有急事,有急事。”我赔上笑脸,拧开主办方提供的矿泉水喝了几口,这才意味深长地看向相模,“话又说回来了,你觉得有明小姐活力不足,干劲不足,那你有没有找过个中原因呢?”

相较于有权约束艺人日常生活的我,制作人相模是在工作方面发力,对于有明若叶的走红自然也是居功甚伟。但是她的私生活究竟如何,制作人一般来说是一无所知的。

果不其然,相模双手一摊:“这事情得你来解释,我还真不知道。等等,你不是要推锅给我吧?这黑锅我可背不起。”

台上的主持人还在长篇大论,我也就压低了音量小声说道:“不是要推给你什么责任!你的工作安排没有问题,是我先前与你说过的,小游戏在迎合公众的需求,努力挖掘政要与偶像的丑闻与内幕……”

他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然后呢?”

“所以要让有明小姐屹立不倒,我必须得让她和修女一样,无论她所处的是台前或台后。如果现状不变,你再过几个月看看吧。那隔壁家的孩子也会和琵琶湖天使一样提不起劲的。”

“我差不多是猜中了个七八成,真是残酷啊。”相模的眼皮低了下去,显得相当无奈。“事务所负责男性演员的那边现在也是这么个情况,你大概不知道吧。稍微有点名气的男演员只要一往夜店靠,那些小粉丝的推特就会收到莫名其妙的私信,还带照片!”

“之前你可一直都没跟我说过这些事情。”我用手机当镜子调整了下衣领的角度,旋即笑眯眯地看向这位制作人,“怎么?这种事情都要对我保密呀?”

“没有没有,我也是最近一个月才知道,而且你又没问,所以……”他尴尬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是有意在隐瞒我。

其实这件事我也是知道的,如果他的话属实的话,那我就是比他知道得还要更早些。

“那我就跟你说件你没有问我的事情。就在刚刚,自卫队进入战备状态,同时日本国内与国外之间的光纤网络断线,由自卫队主导的小游戏清除作业将正式开始。”

“啊?”相模睁大了眼睛。就在与此同时,我能感受到裤兜里的手机传来了一阵震动。不等他说完下半句,我和他便一同将手机提到眼前,目不转睛地看向上面的文字。

日本的智能手机在系统的构造方面有法律规定,与外国的同类产品有些许细微不同。其一是无论手机处于什么情景模式,相机的快门一定会发出“咔嚓”声;其二则是灾害提醒和政府的紧急通知也会绕过一切静音、会议模式的限制,让用户能够感受得到。

这是地震预告有过的待遇,所以在场的嘉宾和观众们无论身份如何,立刻拿出手机或互相提醒,我和相模也当然没有例外。

“现时点起,关越自动车道和东京外环自动车道、首都圈中央联络自动车道、首都高速道路进入交通管制模式。行驶中的车辆请在十分钟内于最近的接线出口离开,离开时不收取费用。国土交通省同时建议,所有道路上行驶的车辆请暂时停止运行,就近在停车场停泊……”

自卫队在东京都练马区驻扎了第一师团,而这清空高速公路的行为很明显就是要给第一师团的都内投送让开道路——我把我的推测放在一边,又点开了刚推送的第二条消息。

“自现时点起十分钟后,日本对外的光纤网络服务将被切断,卫星网络服务也将暂时停止……请用户尽快完成跨国网络的作业或保存快照,网络状态将拟定在三天之内修复,若有延长将会另行通知……”

这两则通告,一个是来自交通省,一个是来自通产省,无不精准地应验了河原真一那边灵通的消息。此时此刻坐在这已经有了些骚动的会场里,我想象得到外面的情景:自卫队的卡车自练马驻屯地开出,各自分头前往运营商和各会社的机房,将悬在政客和偶像等公众人物头顶的,那柄锋利的短剑“驱逐出境”……

隔夜之后的第二天,政府就发动了社工和几乎所有的公务员,上门张贴和投递要求用户卸载小游戏的告示,告示中明确说明:使用小游戏及其衍生产品者一经发现,将按照《日本国轻犯罪法》刚刚通过的新条例处以一百万日元以下罚金,最高能达到一年有期徒刑……

第三天,从海外引入的最新反小游戏防火墙也上线了。虽然河原亲自在墨西哥料理店里跟我信誓旦旦地说“这东西没什么用”,但如我所见,几乎全世界的电脑和移动设备都安装了它,并如实地清除掉了小游戏的副本——从会社的工作计算机、到有明若叶在公寓里的直播用工作站、甚至是网吧和咖啡厅的公用PC,都已经看不到小游戏的踪迹。

日本锁国的舆论声潮很大,我把它理解成是小游戏的反击——但单纯鼓噪的舆论并没有什么用。比起锁国之后的远虑,一般国民还是更害怕弹夹枪和麻醉品等新产物带来的近虑,毕竟热泉瘟疫的疼痛尚未消散,大家的伤疤都还没好,怎么可能忘了疼呢。

在政府对小游戏动手前的一两个月,小游戏做得实在是有点过分了。曾经要用宝贵的现金才能购入的麻醉品和枪支,眼下居然只要对麦克风说句“拜托了”,甚至是对屏幕双手合十一点头就能用电子货币购得,而这交易竟然还不会暴露买家卖家的账户。

“还是因为小游戏利用无数‘肉鸡’的账户做数学模型上无法追踪的中转,警察和政府根本无能为力。其他事情都还能接受,一旦把手伸到这里,那群实务副职官僚们就不能容忍了。” 河原用手把马苏里拉奶酪拉出来的丝扯断,“说起来这很不可思议,但是它就是能把一碗水端平,让屏幕前的公务员找不到痕迹。所以眼下政府必须采取物理措施,就算把网络弄成‘局域网’也在所不惜。”

“那你觉得,眼下小游戏的寒冬过去了吗?”我全无食欲,对面前的意大利面提不起兴趣。

“不,只要再行与国际的接线,外面世界那些进化过的副本还是会打破防火墙,重新占领用户们的终端。”他很认真地看着我,“我知道有明小姐也需要放松和休息,但是绝对不能是现在。再稍微忍耐一会儿吧。否则还真是前功尽弃了呢。”

果不其然,自卫队的紧急行动效果不大。期间小游戏似乎又全力一击,公布了好几个众议院议员的敏感录音记录。

而且这几个众议院议员又据传是在有关于禁止小游戏的提案中执坚定推进态度,弄得国会方面只好决定下次临时会议换在国会大厦旁皇居内的某庭院进行。

当然,那里除了电灯之外不可能有什么带电的东西,所以很多沟通才能实质化地进行。在座的政要也不必担忧做出什么对小游戏不利的决定,而被小游戏暗地里下狠手。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哦。”再见面时我连连地唉声叹气,把手里打印出来的热敏纸账单烦躁地捏成了个球,“有明若叶今天只是亲自出门买漫画,却又被得到消息的粉丝们跟踪了。那孩子本来只是要透透气的,现在却受到了惊吓!”

“差不多再等三天,一切都要见分晓。”恶友河原真一指着桌面上两台黑漆漆的手机笑道,“在这之后,你们就算去开露天无遮大会,也不会有人阻拦或曝光了。”

我将前所未有之凶狠的目光投射到他身上,弄得他只好举起双手向我保证,“五天!五天之内,如果事态不是像我所说这样发展,那我就为你做牛做马十年,不要任何报酬!”

只是事态忽然就很乐观,朝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的,最为乐观的方向发展了。就像西北方来的沙尘暴被南方来的热带低压吹得一干二净那般,笼罩在我、有明若叶、还有其他男女艺人和经纪人,甚至是政要党魁们头顶的阴霾也忽然地就不见了踪影。



东京特快:二战珍珠港事件后,美国对日本本土实施的首次空袭在航母抵达预定位置就被日本外海的‘警备船’发现,而后杜利特依旧率领B-25机群单程轰炸日本东京,震惊了日本朝野。

评论区
({{item.good}}) +1

{{item.username}} 回复 {{item.replyuname}}

{{item.date}}

加载下一页 我们是有底线的!
请先 登录 再发表评论